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拿下屠老师
拿下屠老师
我的班主任是个二十七岁的御姐,脸上一副黑框眼镜,整天都板着一张脸,也不会打扮,一身八十年代的衣服。这幺个年纪了还没嫁出去也不值得奇怪
  因为上课非常严厉,经常没收我们的小说啊随身听之类的,所以我们班上的学生大都不喜欢她。又因为她叫做屠婷婷,暗地里偷偷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做「土老虎」。
  「是啊,但是这不是失恋了嘛。」小阿姨说。
  「那她失恋关我们什幺事?……再深入点我的宝贝。」妈妈后半句话却是对我说的。
  「她失恋了,所以让我给她再找个男人,所以我就想把小光介绍给他。」「什幺?把小光介绍给她?我不同意!」妈妈一听要把我介绍给别人就不乐意了。
  「姐,你先听我把话说完。」小阿姨央求道。
  「好,我就听听你这出的什幺馊主意。」
  「姐,虽然我们现在在一起了,但是总不能永远不出这个屋子吧?所以我就想着,把小光介绍给屠婷婷,让她和小光结婚,这样虽然是多了一个人分享小光,但是我们以后在一起也就方便多了。」妈妈听了小阿姨的话也陷入了思考中,过了片刻,她抬起头问,「那咱们这关系她会接受吗?」小阿姨笑了笑,「放心吧,这点我保证她能接受。因为她家里还有一个弟弟,她弟弟就经常和她妈妈做爱,而且当着她的面也不收敛。她本来也是想加入到其中的,结果她妈妈却是舍不得和她一起分享她弟弟。而且啊,她还有点特殊的癖好,我约好了这个周末去她家的,倒是你俩就知道了。」「你已经告诉她把小光介绍给她了?」妈妈问。
  「这倒没有,这不是正打算给她个惊喜,顺便一举拿下她嘛。」小阿姨神秘兮兮的笑道。
  周末。
  我们约好了时间,下午的时候来到了屠婷婷屠老师家里。
  「咚咚咚。」
  「谁啊?」
  「我,闫蓉。」
  「哦,是蓉姐姐啊,你稍等。」屋内传来拖鞋的踏踏声,过了片刻,一个齐刘海短发、戴黑框眼镜的女人出现在门口,正是我的班主任屠婷婷。
  「快进来,快进来。」屠老师连忙把我们让进去,只是看到只是我们三个人,稍微有点疑惑。因为小阿姨说好了今天把那个男人带给她的。
  「屠老师好,这份见面礼是给你的。」我将一个大盒子放到了茶几上。
  「哟,是什幺东西啊,还包装的这幺严实。」屠老师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拆开包裹。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幺东西,只是今天来的时候小阿姨才给了我这个东西,说是让我亲自给屠老师一个惊喜。
  「啊,这是……」打开盒子后,屠老师捂着小嘴惊呼道。
  正在琢磨屠老师和小阿姨哪个更性感的我低头看向盒子,一看,我也惊呆了……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套情趣用品,什幺按摩棒、跳蛋、窥阴器、皮鞭应有尽有,最显眼的是两副泛着寒光的手铐。
  话说上次妈妈给我戴手铐的时候我就疑惑了,家里怎幺会有这种东西。只是后来已经沈迷到了妈妈和小阿姨的幸福生活中,把这事到给忘了。现在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小阿姨有这方面的癖好……屠老师恢复冷静,整个事件连起来一想,差不多也明白了,最后却是吃惊的指着我问小阿姨:「蓉姐姐,你不会是……给我介绍的……小光吧?」小阿姨一副计谋成功的样子,调笑道:「你看我们家小光怎幺样?」屠老师转过头上下打量着我,虽然我早已经有所准备,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己的班主任老师,顿时也有点不自在。目光不知看向哪里,手足更是无措。
  屠老师看了几眼就扭回头了,冷冷的说:「太嫩了。」紧接着又看向小阿姨,「蓉姐姐,你这是来开我玩笑的吗?」虽然知道我是小阿姨的侄儿,但是我毕竟还是她的学生,当着自己学生的面看这一盒子的淫秽玩意儿,不知内情的屠老师有点生气了。
  「你看我像是开这种玩笑的人吗?」小阿姨也稍微严肃了起来。
  屠老师看看小阿姨,看看我,最后将目光投向我妈妈,「闫……萍姐你……没意见吗?」我妈妈是学校的政教处副主任,小阿姨和屠老师只是个普通的教师,而且年龄上也是她俩相仿,所以和我妈妈有点距离感,平时都是叫闫老师的,只是现在是私下里,所以才临时改口叫我妈妈萍姐。
  「意见嘛……多少是有点的,毕竟是我的儿子,我也得交代给一个靠谱的人。不过意见什幺的也得先看屠老师的想法,如果屠老师看不上我家小光,我有没有意见又有什幺重要的呢。」妈妈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一个条件,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话,就算你能接受小光,我也无法接受你。」「什幺条件?」屠老师顺口问道。
  「接受我和小蓉。」
  「啊?」这一个回答可是让屠老师愣住了,「接受萍姐你和蓉姐?」「对,就像你妈妈接受你一样。」这时小阿姨插话了。
  这下屠老师真的吃惊了,她指指小阿姨,指指妈妈,又指指我,「你……你们……你们难道……」「是的,就是你想的那样,怎幺样?可以接受吗?」小阿姨说,「其实小光除了年龄小点,其他方面都很好啊,学习成绩也好,清华北大不成为题,将来的前途很明朗。而我们都有这种与常人不同的经历,结合一下不是正好吗?」小阿姨趁热打铁,又给屠老师补充了一番看起来足够的理由,「再说,咱俩本来就已经有关系了,不说小光是你的男人,现在不过是多了我姐姐一个人而已,有什幺不能接受的。」「我……我得缓缓。」屠老师说着丢下我们三个,钻进卧室了。留下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
  妈妈对小阿姨说,「没想到你俩还是个les ?」小阿姨笑了笑,「姐姐你没想到的还好多呢,不仅仅是les ,我们还有点那方面的癖好呢……」而我,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卧室的门开了,屠老师已经恢复了往日那种冷冷的样子,「如果我不接受呢?」「不接受我们三个就强奸你。」我完全想不到平日里阳光女神般的小阿姨竟然也会说出这幺粗鲁的话来,在我目瞪口呆中小阿姨已经起身冲向屠老师,上下其手,又是挠痒痒,又是抓胸的。
  「好好好……我接受、我接受……放过我吧。」屠老师在小阿姨猛烈的攻势下很快投降,同时也说出了自己的最终的决定。
  小阿姨也停下了举动,对屠老师说「婷婷你不趁热试试小光给你的礼物?」「哼」屠老师也早已经猜出了这礼物绝对是小阿姨的主意,只有小阿姨才这幺了解她,不过嘴上却说,「试试就试试,怕你啊。」听到这里,我和妈妈相视一笑,知道成功了。
  屠老师上来就要拿道具,结果却被妈妈抢先夺过了,妈妈笑道:「今天就先让我们三个伺候一下婷婷吧。蓉蓉接着。」说着把一团红绳扔向了小阿姨。回头又看向我,「小光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去制服你的女人?」我终于反应过来,一把将屠老师扑倒在沙发上,虽然我的年龄和屠老师差了十岁,但她终究是个女人,力气并没有多大,很快被我将手背在身后制服。
  我趴在屠老师的身上,两个人的视线相聚不过十公分,我不由自主的说,「屠老师你真美。」屠老师似乎没有料想到我会这幺说,神情一呆,面上微微泛起红潮,却是停止了挣扎。
  「果然还是得小光才能驯服他的女人啊。」妈妈在一边调戏道。
  这时小阿姨已经走上前来,捆了个龟甲缚,从手法上看的出来,小阿姨对此非常熟练,一看平时两个人就没有少玩。
  小阿姨拿出一个按摩棒递给妈妈,自己拿了一个鞭子,我正要拿个什幺道具,小阿姨说道,「你用你的小家伙就行了,用什幺道具。」说着,小阿姨已经非常暴力的一把撕开了屠老师的衬衣,顿时,被勒的严重变形的洁白乳房暴露了出来。
  我非常配合的扑上前,尽情的舔着,捏着。这种被勒住的乳房又和平日里的不一样,整个乳房在底部被勒住,充血更多,比平日的更坚挺,更丰满,更又感性。
  我使劲的咬着,卖力的抓着,异样的快感从手掌上袭来。
  妈妈这时也已经扒开了屠老师的短裙,隔着内裤用按摩棒刺激着屠老师的阴户。
  屠老师扭动着身子,嘴里发出淫靡的呻吟。
  我不满足于胸前的一对乳房,开始进攻其他的地方,撕裂了一片片衣衫,这样的举动下极其刺激人的侵略慾望。我比平日更兴奋,不过片刻,屠老师的衣服已经成了一条条的,还没有完全剥落,那是因为有绳子绑着。
  妈妈和小阿姨不知道什幺时候也已经将衣服脱了个精光。
  屠老师也已经完全的兴奋了,阴道里流出的蜜汁将内裤湿了个透,当然,也少不了我的唾液。
  这时,一直在一旁插不上手的小阿姨过来将屠老师翻了个姿势,让屠老师跪在地板上,然后她抓住屠老师的两个脸蛋,将自己的阴户凑到屠老师脸前。
  屠老师还在呻吟,小阿姨已经不耐烦的一鞭子抽在了屠老师裸露的背上。
  似乎对这样的鞭打十分享受,屠老师卖力的舔着小阿姨的阴户,就好像一条舔着骨头的母狗一样。
  这时我也早已经忍受不住了,几下也将自己脱了个精光,挺着耸立的阴茎就刺入屠老师的阴道。
  没想到屠老师的阴道竟然十分的紧致,我插入的十分困难,而屠老师也十分痛楚,发出了痛呼声。
  我细细的感受着这种紧致带来的快感。这时妈妈跨立在屠老师腰上,背对小阿姨,一边揉搓着自己硕大的乳房,一边将阴户展示在我的脸前。
  我不由分说就舔了上去,下身一边开始缓缓的抽插。
  妈妈的呻吟是那种细细的享受,而小阿姨似乎对这样的场景感到非常刺激,她的呻吟非常狂野,而被小阿姨塞入下身的屠老师却是那种沈闷的呻吟,非常刺激人进一步行动。
  在这美妙的三重奏之中,我尽情的享受着。
  这时,大概是想要换个方式了。妈妈接替了小阿姨。而小阿姨拿着鞭子来到了我身后。
  「用力点,狠狠的操这只母狗。」小阿姨一鞭子却是抽在了我屁股上,疼的我一阵哆嗦。结果却感觉更加的刺激。
  我心想,难不成我是个M ?
  这时,小阿姨又从穿过我裆下,抽在了屠老师的两腿之间。
  我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屠老师身体的颤抖,伴随而来的是屠老师阴道猛的收缩,突然而来的刺激差点就让我射了出来。
  四个人第一次玩,就玩的这幺激烈,强烈的刺激下却是妈妈最先达到了高潮,蜜汁喷了屠老师一脸。
  紧接着,我闷哼一声,一番激烈的冲刺,将积蓄多时的精液狠狠的射入了屠老师的阴道深处。
  我无力的趴在屠老师的背后,这时候才感觉到自己背后火辣辣的疼痛。
  小阿姨扔下鞭子,又拿出了一个双头假阴茎道具,一头插入自己的阴道,一头插入屠老师的阴道,再一次的抽插起来。
  屠老师早已经浑身无力,唾液顺着下巴流到了地上、胸脯上,没想到这样的情形再一次激发了我的冲动。
  虽然我的阴茎还软趴趴的,我还是起身将她塞入了屠老师的嘴里。屠老师好像忽然之间找到了什幺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含着我的阴茎卖力的吞吐起来。
  这时妈妈绕到小阿姨的背后,一手揉搓着她的乳房,一手拿着一个跳蛋刺激着小阿姨的阴蒂。
  终于,小阿姨率先达到了高潮,屠老师紧随其后,而后却是再也无力支撑,吞吐着我阴茎的嘴巴无力的松了开来。
  我不再刻意控制,顿时精液猛烈的射到了屠老师的脸上、嘴里。
  小阿姨和屠老师都浑身无力了,瘫软在地上。
  我靠着沙发,虽然有点力气,却是一点都不想动了。
  妈妈贴心的过来用她的小嘴、舌头将我阴茎上的精液处理乾净,而后一点不浪费的将屠老师脸上的精液都收集到自己嘴里,却是没有咽下去,到一边和小阿姨分享了。
  歇息了片刻后,我们四个人收拾了一下,出去吃了晚饭。
  此后的日子里一有时间我们四个人就聚集在一起无节制的淫乱。而有三个老师的亲身教导,我的成绩也没有落下,一年后,我如愿考入了清华大学哲学系。
  因为我小时候落户晚,我妈妈为了让我早点入学,所以虚报了我的出生时间,因此虽然我真实年龄才20岁,但是户口本上已经22岁了,到了法定年龄。于是这年,在等待入学的假期里,我顺利的和屠老师领了结婚证,举办了婚礼。
  八月二十三,那天晚上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只不过两个人结婚,那一夜的洞房却有三个新娘。
  【完】